武汉夜景灯光向“最美逆行者”致敬
来源:武汉夜景灯光向“最美逆行者”致敬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4:55:17


由此牵引出的另一个影响因素是,在无症状感染者中可能存在“伪”无症状感染者。如文章开头所提,无症状患者可能是处于潜伏期暂未发病的患者,且与轻症的界线较为模糊,这意味着医疗机构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鉴别,也会影响最终的占比。

为“回应社会关切”,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局长常继乐于3月31日宣布,4月1日起,国家卫健委将在每日疫情通报中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报告、转归和管理情况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24时,全国31个省份(不含港澳台)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,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、解除隔离302例,尚在医学观察共1367例。

1月24日,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发表于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的论文中,就记录了一位10岁的无症状感染者,其并未有发热、无力、咳嗽、咽喉痛、胸痛及腹泻等症状,但因家中已有四人确诊,父母坚持带他做了肺部CT扫描,发现有肺炎感染,随后又进行了病毒检测,结果呈阳性。

概念定义看似清晰明了,但这一群体在鉴定时存在不少“模糊地带”。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在公众号“华山感染”上撰文指出,“轻症和无症状往往又没有一条绝对的分界线”,无症状也可能是“非常轻”、“让患者难以察觉”的症状。

对比国内外各类研究或疫情数据中公布的数值,根据检测样本量的不同,无症状感染者的占比也可能存在较大差异。

郝柏村在抗战期间担任基层官兵,谈及抗日战争历史时,郝柏村说:“我有历史使命感,在抗战时曾担任一个小连长。”在他看来,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,二次世界大战实际上开启于1937年的“七七事变”,也正是中国全民族抗战的开端。

1月至今,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有什么变化?

1月28日,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三版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》(下文简称新冠肺炎防控方案)中,首次对无症状感染者做了解释(详见下图),但并未说明无症状感染者是否具有传染性,而对该群体的管控手段与确诊病例也存在差异——在疫情严重且医疗资源紧张的地区,无症状感染者不要求强制集中隔离,而可以选择居家观察。

郝龙斌办公室发言人游淑慧表示,郝柏村早上起床时身体略有不适,郝龙斌为求慎重,才送至医院做检查。游淑慧说:“郝柏村身体状况很好,这两天都和友人畅谈数小时,目前意识情况也都清楚,希望外界不要到医院去探视,影响医院运作。”

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任内,郝柏村先于1989年任“国防部长”,再于1990年就任台“行政院长”。担任“行政院长”期间,郝柏村批准成立了台湾陆委会和海基会,为台湾与大陆“三通”开辟了互相联系与协调的通道。